由前高美館館長、前台北市文化局長,知名策展人謝佩霓所策畫「明明白白-白瓷觀點.王俠軍」、「花氣-亞洲花器集珍」同時在20219月在台北展覽,在這樣的因緣巧下促成此次在異雲書屋舉行的座談活動。「花氣」賦予「器物、花卉、空間」五感新思維,藉此喚起人們對器物的珍惜。「明明白白」則是王俠軍藉由改變器皿的形制,將自我延伸的意識牽引著觀賞者,藉此達到「物我合一」的體驗美學,雙展激盪對「器皿、生活、美的意識」的探討空間。中秋連假在異雲書屋舉辦的VIP論壇活動,邀請了八方新氣藝術總監王俠軍老師、異雲書屋主理人陳維駿、策展人謝佩霓老師,從異雲書屋的古花器到王俠軍的現代白瓷,五感的體驗到物我合一,三位主角都有不同的表述,構成了有趣的交流。

以下為論壇摘要:

陳維駿:王俠軍老師自2013年創作白瓷,創立了一個八方新氣的品牌,為什麼用了「氣」這個概念?

王俠軍:過去拍電影曾有次踩空,每到56月身體就動不了,到了第五年陸小芬跟我說在石牌有一個做跌打損傷的師傅非常厲害,我就去找了那個師傅說你這是血氣不暢通,第一次全身痛到不行,但一次搞定,血氣暢通人就通了! 另外,古人提到的精妙逸品需要有三到「理、氣、趣」,氣就是氣韻,是整個美感所帶來的一種精神的昇華。清朝的周義貴,他在《小山畫譜》裡面寫的就是畫者不能犯六氣,這也是氣,第一個就是叫俗氣,其實俗也是有美感,只是在繪畫裡面覺得高雅文人的東西不能犯這個東西,匠氣工而無韻,密密麻麻沒有縫隙,閨閣氣軟弱全無骨力,黑氣叫做無知妄為。我在做瓷器為什麼用氣?八方新氣講的是東南西北上下左右一個生活的場域,新當然就是創新了,方當然就是很重要,方方正正,規規矩矩,完全不偷工減料,不管做瓷器,做玻璃重要的是需要遵守的義務和自律。八方新氣追求的是創新的氣,是魏晉南北朝那時講的氣韻生動的美學。我們文化裡面有非常多的「氣」,都是正能量的氣,我們說豪氣、古氣,俠氣,義氣,秀氣,靈氣都是很好的氣,怎麼把這個氣這種抽象的感覺轉移到一個物件的呈現的氣韻,大概是這樣「氣」的概念。

陳維駿:

其實我們這次展覽叫做「花氣」,那為什麼會用這兩個字,其實也就像王老師剛剛講的,其實氣是一個可以流動,它雖然是無形的,但是能影響到人的地方,感覺就是有形的,也希望就由插花的這個修為審美將自然的草木花草插入瓶中,與瓶子結合,讓它成為一件作品,這樣的氣質會更進一步影響到我們整個的空間與我們的生活,所以這個氣其實其實也是一種貫穿、一種流動的意思。

王俠軍:

創作有非常多樣的手法,每個人處理的方式不太一樣,我聚焦在器型的創作,它沒有肢體語言,它沒有表情,所以你怎麼認定是它是什麼樣的一種氣韻呢?所以對於創作者來講,或者說對我來講,原來器物是一個靜態的,我要處理讓它有些動感,所以我要把它壓縮,讓它不要那麼穩定,我剛才講這所謂的「氣」就是動態的交流,讓它稍微在不是對稱,而是一個均衡的感覺裡面去創造出來那種張力或者流動的這種對位,或者說從器物外面的輪廓,找它裡面的筋骨,把它呈現出線條與氣韻的主張,所以用這樣的不同的手法用結構、律動去尋找這裡面氣的流動。

謝佩霓:

剛剛王老師說到民俗療法,一次立竿見影也就是要一定要下到病灶處,可是相對來說沒有那五年的病痛也不太可能去一次承受那種椎心之痛,除非要自我超越到另外一個境界,有沒有打通任督六脈?必須要用最絕決的方式來開發這個八方新氣,上下左右四方六合,忘記了時間跟視角變化的存在,八方的確就會比六合更加合適,因為加了時間還有速度在裡頭,實際上也是很微妙。剛剛王老師提到說非常嚮往魏晉南北朝,在講氣韻生動從六法裡面講,這個法可能還是要從技術層面,從基本功,然後一直到心法,到最後才可能真的變出自己的妙法妙方,所以在講方方正正是說來容易,真的是很困難的,做白瓷我會覺得甚至有宗教性在裡頭,因為白瓷土、高領土本身它就不是到處都有的,簡直是要在應許之地,而且還要淬煉,到最後才可能產生,這個部分對我來講的話蠻有意思。

運動就是萬事運動的這個方式的話,那aura本身其實就是一個連續震動,就如同說很多事情,我們科技只是幫我們找到證實這個在之中,或者說如同先知般的感應當中去證實他們的所思所想,很像讀老子《道德經》裡面談宇宙這個大道他大而無外,一層一層一層擴出去,其實無始無終還有小而無內,把這些繽紛也好,或者說是別人還看不到秩序的這一切讓它賦予流行,不管你是塑型或者是讓它定型,但到最後都變成有感。

陳維駿:

老師講到文天祥《正氣歌》也是真的,我覺得跟謝老師太有默契了,因為我昨天去看王俠軍老師的展覽的部分,王老師他的創作到現在18年了,然後目前經歷了1.02.03.04.0的四個境界,我對王老師那個2.0的君子系列特別感興趣,因為我會覺得就像我們在做藝術這個行業,面對的各種藝術家,常常人家都說藝術家是用他的創作來對這個時代提出問題,所以他去提出很多用他的創作去去反映,我當時看到王老師這「君子」這兩個字就很震撼,因為現在很多藝術家好像不會去提君子這兩個字,那我是非常認同君子這個想法,所以我就特別想請王老師跟我們分享一下。

王俠軍:

1.0燒的時候,從我的模具裡面找到很多轉角平面的美感結構,所以在1.0有部分作品就開始就把平面放進去,平面燒製非常的困難,所以當1.0完成之後,對於平面開始有一點掌握,平面給我們的感覺是什麼?開誠佈公,我們講君子坦蕩蕩,那種白紙展開的感覺讓我感覺到那個美感,為什麼是君子?我們覺得這個人開誠佈公講誠信,他就是一種美,我們願意跟君子交往,覺得一個好東西、一個美,我們也一直願意見他跟他親近,那是不是可以把這個非常抽象的倫理概念,變成一種美的呈現,將均衡的美感跟創作的意向,以及想追求創作的氣質做連結,我們過去瓷器都是非常的柔美、感性,希望能特別加一點知性的美感,所以就有剛柔並濟、所以有望之儼然即之也溫這個意意念呈現在創作之中。

陳維駿:

王老師的創作2.0君子裡面面幾件作品還有也有呈現到女性的,其實這個君子的概念應該是非常的完善的呈現一個我們理想的一個人、一種感覺、一個狀態。王老師您3.0的系列,我看您也用了許多青銅的一些印象,結合您原本1.0當時站立跟平面的狀態全部結合在<觀遠>的作品裡面,您可以跟我們簡單分享一下。

王俠軍:

到了3.0希望能夠把瓷器這種可能性,借已經成熟的技術再讓它展現另外一種面貌。原來瓷器非常的脆弱,我們希望用文化裡面非常重要的美感語彙:盆景。假如大家去喜歡盆景的話,可以看到盆景講究的美感叫「優、秀、險、雄」,非常的優雅、秀麗、危險,樹枝都已經乾掉了,但長得斜斜的,要不然從上面往下長,那種張力,對比那種不安,在盆景的美學裡面非常重要。就我希望自己在瓷器的突破或者革新裡面能夠扮演一個踏腳石,希望其他人對這個材料,對這個工藝有一點信心。美國歷史學家所謂寫的瓷器,從七百多年前中國人如何透過貿易統領全世界的經濟,歐洲的黃金湧入中國,中南美的白銀湧入中國,買非常多我們的工藝品,尤其是瓷器,可是最重要的就是當時持續的交流,它不只是貿易,而且是文化的交流,這個重要的民族工藝曾經獨領風騷,所以對我來看瓷器是不是可以讓它再有新的可能性?讓更多人能夠對它產生更多的喜好、更多的想像,在觀遠系列裡面,希望讓自己的多元,讓那種壯闊,上大下小,前後的對仗,能夠把這種張力透過瓷器去詮釋。青銅器是我們8000年器皿的歷史,那麼我一直覺得青銅器皿是最壯闊,讓人家印象最深刻,希望藉由創作讓非常陰沉的銅器能夠讓它有現代舒朗的意象或者氣韻。

 

異雲書屋「花氣」展,藉詩中聞花之香氣的過程訴說禪意,取其諧音「花器」,則是異雲書屋將數件過去為盛水、裝載食物等不同用途的古器物,結合宋朝四藝中的「花藝」。領略花與器共存之美,便是感受其本質純粹的狀態,細細品味經由時間流淌沉澱,在器物上形成的獨特氣蘊,體會如同日本侘寂(wabisabi)美學精神,同時在花卉「生、麗、寂、滅」的過程,體悟人生,氣與器,「花氣」油然而生。回應藝術家王俠軍所創立的八方新氣,對於王俠軍來說「氣」則是在藝術的思維及生命的主張,在崇尚自然玄思冥想中,從根本而探詢到自我的存在和美的準則。這次通過謝佩霓老師的引薦兩展能夠進行如此有趣的互動,期待下次有更多的交流跟合作

上一篇 下一篇

0 comments

與我們分享您的新氣體驗

Please note, comments must be approved before they are published

Blog posts

【新氣園】 八方新氣新文化據點 現已開幕

八方新氣文化新據點【新氣園】正式開幕,聚集文化藝術、美學探索和創新熱情,是充滿時代能量的瓷器品味平臺。特別策劃「又見北投-都會斟酌」展揭幕,邀請與北投有地緣的老中青三代,以創作以 勞作,共同訴說北投的故事,更讓大家又見魅力的北投。

Blog posts

振興五倍券!加添新氣,換新器

五倍券全台火熱,不少人開始摩拳擦掌想買遲遲不敢下手的夢幻逸品,現代家居設計,除了各式風格的的裝潢和家具,軟裝越來越成為重要角色,其中最吸睛的就是餐桌上的美麗精緻瓷器了。高級瓷器,在千年中印記下了每個時代美學,擁有著遠高於一般瓷器的製作工藝難度,更是歷朝歷代、中西皇公貴族的收藏藝品,是與生活最...

Blog posts

「從創統與創新之間看當代陶瓷發展」主講人:新北市立鶯歌陶瓷博物館江淑玲組長

明明白白-白瓷觀點.王俠軍展覽,特地邀請各方的瓷器專家來到論壇分享對於瓷器的研究跟觀點,江淑玲組長研究陶瓷10多年,任陶博館典藏展示組組長,常至全世界進行參訪,2020年陶博館規劃的「亞熱帶花園:彩繪陶瓷展」即是由江淑玲組長帶領組員進行策展,本次江淑玲組長從瓷器歷史的沿革、瓷器的原料及工藝到瓷...

Recently Viewed

得到更多新氣資訊
定期分享為生活帶入新氣的活動與資訊。
關閉視窗

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