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進化 瓷器創新
Supreme-Moderation.jpg

 

王俠軍常受邀講演,談傳承與創新這近熱門的議題,由於八方新氣的歷史高度和琉園的成功經驗,不免被要求分享文化產業的心得。

 

理想,是他覺得創作和創業的首要課題,必須擺到第一,沒有理想其他都不必談,這是文創產業或藝術家出發前要周延完善的設想規劃,它將確立方向,它會帶出風格,雖然這大帽子不能當飯吃,但在艱困過程它絕對是一帖好補葯,團隊的使命和共識讓人堅忍。

 

一如在明白學一書他寫道:「好高騖遠有何妨?它在品牌或創作的高度上是必要之「惡」,在尚未留下任何挫折痕跡的行動前,在一切尚未面向大眾表態宣佈前,何不在一張白紙前激情的天馬行空一番,寫下產業或者生涯的使命,佛家說願有多大力就有多大?⋯⋯⋯⋯就企業而言,所有的目標定調,當然離不開提供為人服務的好產品,範圍依然圍繞著常人所理解真善美的普世價值上,所謂的「惡」指的是達到「高」和「遠」的境地所必然要經歷關卡重重的艱困,那是一場又一場的惡戰;大家都承認走現成的老路,只會再度步入價格戰惡性循環的紅海漩渦中,而要有價值只有與眾不同,最好的區隔就是唯一,達到真正的沒得比較的高度,這也符合創作的基本精神。」

 

理想即是品牌存在的理由,也是價值所在,八方新氣期許為瓷器立命,從生活從美學,承前啓後,帶出都會的時代的品味,藉工藝創意再現瓷器往日榮景。這談的就是定位,此定位是企業最高指導原則,一旦理想願景確定,這理念即能清楚地提供行銷策略的品味質感、產品開發的方向高度和銷售話術的情節故事,更遑論所衍生出一系列好的副產品諸如命名發想、企業文化、品牌形象…等等的效應,真的好處多多。

 

堅持「官窯的浪漫 美學的實現」的理想,讓八方新氣作品氣韻生動、驚艷四方,無論作品大小,都秉持高標準創新和工藝的含金量,不僅完成件件殿堂級的作品,也重寫瓷器歷史新的一頁。

 

友善列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