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器新姿態
faires-by-the-river.jpg

從東漢末年逐漸成熟的瓷器,距今約1800年。

 

瓷器是我們偉大的民族工藝,就國際貿易而言,它以迷人的風采,曾經獨領風騒數百年。而一向以其古典、華麗和優雅作為好瓷器的唯一標準,並總以委婉沈靜的筒狀身影,蹲坐著,也就是千餘年過去。

 

忽然驚覺,曾幾何時,這最大的瓷器輸出國,竟淪為國際瓷器品牌最大的消費市場和代工廠,當面對近日盛行的「傳承與創新」時,令人不勝噓唏,失去競爭力的民族工藝,情何以堪?轉型再造成為重要的命題。

 

難道與時俱進的匠人精神,無法再挽回其昔日之雄風?

「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終於破局,古典華麗優雅的守成終於和時代接軌,它們昂然地站出文化的自信,工藝的驕傲,依然帶著傳統的自在和莊嚴,但已然披上了今日都會俐落簡潔的氣韻,並且是自信地站著的而不只是高雅的蹲著。

 

這場瓷器有史以來的革新者,正是藝術界的傳奇人物,有「中國現代玻璃之父」稱號的王俠軍。只因有感瓷器的沈淪,知命之年,他做了這個「古人」和「來者」,竟從成就非凡的玻璃創作身退,從零開始,在瓷器高溫的禁區,展開驚天動地的美學和工藝的挑戰。

雖然,瓷器以筆觸和色彩展演了多彩的雍雅,但嚴格來說,只做了表面文章,離顧炎武的「寓道於器」還有大段距離,充其量也只在唯一的標準打轉,與當今時空變遷後新的美感體驗和標準是脫鈎的。

 

獨立微粒的瓷土,於1300度高溫,瓷化融合,產生高逹15%的收縮比率,除了圓筒狀,其他造型極易龜裂,而高溫密質化的過程,瓷土會軟化,泥坯易癱塌變形,直筒造型絕對安全,這是瓷土材質宿命的特質,自然前無古人願意就器皿形制的突圍獻身,不僅個人,全世界的大厰也不敢嚐試,三年造訪了近兩百家工廠後,真是初生之犢不怕虎,王俠軍竟從瓷器完全無知門外漢的來者,開始那不知所終的探索。

 

或許自覺文化歷史工藝的正確,他義無反顧面對前三年幾乎沒有良品的窘境,所幸,終究我們看到了頂天立地站出了時代格局的白瓷,它們以層次、結構、律動和光影留下民國後的歷史印記。

 

王俠軍自喻為無可藥救的樂觀主義者,對美的追求向來一往情深,奮不顧身,這場期許打開瓷器千百年新氣象的創新工程,看得同行心驚肉跳。

 

五十歲以後特別為自己打造一個「心安理得」的創作平台,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方方面面都有物超所值的對價所在。他劃時代的突破壯舉,終獲「中華瓷器文化復興者」和UlC榮譽院士的肯定。如今,瓷器有了積極主動的豪氣,其站相或許就是瓷器振興的預告。
友善列印版本